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动态 > / 生命的暂停键—人体冷冻

生命的暂停键—人体冷冻

时间:2017-08-31 09:12来源:未知 作者:班德液氮罐 点击:

  时隔两年多,人体冷冻再次在国内引起人们对于生命和死亡的思索。

  重庆知名女作家杜虹,是中国第一位接受人体冷冻的人。2015年5月因胰腺癌过世,杜虹生前答应美国科学家冷冻头部的提议,过世后在美国完成冷冻科技。杜虹是首部获雨果奖的华文科幻小说《三体》的编审之一,这部小说的主角透过冷冻技术保存大脑,透过克隆(复制)技术复活。杜虹曾开玩笑地表示,“我也把身体冷冻起来吧!”

  近日,据《科技日报》报道,继杜虹接受美国人体冷冻技术之后,因罹患肺癌走向生命终点的展文莲女士决定签下遗体捐献手续,成为第二个被低温保存的中国人。不同的是,展文莲是首个在中国本土冷冻并等待复活的“病人”。报道称,作为与死亡的一种抗争方式,人体冷冻不仅对于未来医学病例资源研究具有重要意义,似乎也为那些着实放不下逝者的家属提供了一定的心理支撑和希望。

  对于展文莲的冷冻,这次操盘人体冷冻的银丰研究院以及展文莲家属,都对媒体讲述了不少冷冻的细节,甚至还能够看到冷冻的仪器和画面,相关的费用列支也比较明晰。例如“身体被放在零下196摄氏度液氮罐中”,“固定支持包括液氮罐、程序降温仪、体外循环机、呼吸机、实验室搭建等费用加起来至少接近700万”等等。因为费用高昂,人体冷冻也被称之为“富人一场对未来的押注”。不过,相关方面人士认为,在未来这种造价昂贵的技术设备,有望大大降低对于每个参与者的费用。就像50年前无法想象现在可以用手机视频聊天一样。

  除了费用高之外,对于人体冷冻最大的阻碍,可能来自于观念。“最大的阻力在于观念,需要尊重病人本人和所有家庭成员的意见。”促成此前杜虹头部冷冻的志愿者赵磊持有同样的观点。杜虹父母已去世,与丈夫离异,家庭关系简单,女儿女婿的坚定最终促成了此事。在展文莲之前,李庆平已经接触了20多例有意愿参加的人,但由于种种原因终未成行。比如,2016年12月,山西一位肺癌患者已经从山西转移至齐鲁医院的舒适医疗病房,研究团队也做好了准备工作,但就在病人临终的最后一刻,冷冻计划最终由于家人改变主意而“破产”。

  生命是美好的,人们对于生的留恋,是对现实世界和家庭生活的不舍。所以,长生不老是人们长久以来的美丽幻想,长命百岁则是人们经常在祝福的时候用到的词汇。目前,随着生物科技的进步,冷冻技术在快速发展。一切的一切,似乎给了人们无限的期望,给予生命燃起憧憬的火光。

  但是对于冷冻人体的复温乃至复活,相关专家仍持保守态度,认为“遥遥无期”。对于实际参与者来说,比如阿伦·德雷克和银丰研究院的研究人员,他们认为,人体冷冻再复活无关长生不老抑或死而复生,作为一种医疗技术,它就像通过吃药或者手术延长生命一样,更多是“低温医学的一个终极梦想”。

  展文莲的家人通过这个方法,得到了“亲人并未离开”的安慰。展文莲的丈夫依然觉得妻子“只是累了,先去‘偷懒’休息了”。他希望在妻子醒来的那天,自己也能一起醒来陪着她。“睡醒啦!你这一觉睡得够长的啊。”相信这一场景,并非是展文莲的丈夫一人的梦想,也是很多人梦幻的场景。

相关内容

收缩
  • 电话咨询

  • 010-80204245
  • 微信咨询